Profile Photo
自娱自乐,社恐,爬墙怪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不知道有没有谁玩这个梗,感觉很适合tfp的虎子们。

【没有针对谁的意思,一个简陋的玩梗Orz】

潜水·毒蜘蛛:明天要开会吗?@ 威震天 陛下?
管理员·红蜘蛛:威震天陛下是你们直接@ 的?现在你是在叫陛下?我不想看见第二次。
管理员·红蜘蛛:他妈的自己没点数?
吐槽·击倒:吃瓜.jpg
吐槽·打击:吃瓜.jpg
管理员·声波:请各位干部注意自己的身份和说话方式@ 全体成员
冒泡·震荡波:符合逻辑。
潜水·毒蜘蛛:我#%∮ζ
——毒蜘蛛已被管理员声波移出本群——
冒泡·骇翼:所以明天什么时候开会?

【不要问为什么威总没有发言,可能是个空号┐(´-`)┌】

给各位太太提供思路

欣赏 杀人ai

上来就这么狠,完全不敢测了(´⌒`。)

你看,声波都有了,我是不是可以偷偷期待下这个画面了_(:з」∠)_

完整预告大波也有了,还有小飞机们。
就是闪电,emmm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没有炮管。本来第一个预告就一个镜头,你说是闪电,那好吧算我新入坑片子看得少。但是这个预告,这么多镜头,这个那个(我说不上来),怎么看都是红蜘蛛啊?!【大声bb

别的不说,cp搞错会很尴尬哎_(:з」∠)_

关于领袖的挑战一点儿观后感(还没补完):
bbb与柱子的争执也很正常嘛,二代总是要和导师闹矛盾的,结果不是和好重新以更平等的身份相处,就是黑化相爱相杀【悄悄瞄一眼蝙蝠家

所以弹幕干嘛都一副“你怎么和爸爸说话的,快道歉!”的态度嘛Orz 热破为什么当上领袖的,不就是因为他不听柱子的话,tfp的烟幕那么迷柱子不也没听柱子的嘱托吗?那巨无霸福特那么软是怎么当上领袖的【胡扯ing

突然脑补的小剧场:
擎天柱给大黄蜂(rid)、热破(g1大电影)、烟幕(tfp)还有福特(头领战士)讲睡前故事:“从前有个小孩叫红蜘蛛,他从来不听领导威震天的话,还总是抬扛…”“后来呢?”“后来他死了。”“哇~(福特被吓哭)”〣( ºΔº )〣

乐高的海王兄弟俩智商下降一个level,可爱升级两个level
亚瑟一直叫奥姆“ormi”还总是很用力的抱抱,真是兄弟情深啊_(:з」∠)_

       我早就应该写下这些东西,作为某些记录和思考。并不是想控诉什么,我的经历十分普通,与这场me too有关,但也不是很有关。

      在我短暂的二十几年时间里,算得上是比较严重的性骚扰(性侵?我还不是很能分辨)还是我七八岁的时候。我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停放的货车里玩泥巴,这时小区里有名的傻子晃荡了过来,他靠近货车然后直接把手伸进我的裤子里摸了一转,嘴里还念叨着“屁屁”之类的话。我没有反抗,所幸他也没有继续。虽然当时很小,但回想起来年幼的我应该是知道那个傻子在做什么的,或者说不可以做什么。我对于性的好奇心很早就有了,从我会识字会偷偷摸摸看家里的《知音》、《故事会》起,我就开始猜想书里的描写是什么意思,而我的想象力一直很丰富。我自己那时候也会好奇地触摸内裤里的部分,我本能的明白这是不可以让外人碰的。但直到那个傻子走掉,我都没有反抗,甚至因为他抚摸的动作很轻我感觉到了舒服——这个感觉让长大些的我困扰恼怒了好久“我并没有想要他的抚摸,为什么我会觉得舒服?!”我在晚上妈妈帮我洗漱时轻描淡写的告诉了她这件事:“那个傻子摸我的屁股”。妈妈的反应很快,严厉地说:“不要让他摸!”“哦。”她没有告诉我为什么,我也没有像往常一样追问,直到我第一次来月经我们才会再次讨论内裤里的地方。

       关于性骚扰,一直都有,只是我们都习以为常到视而不见了。因为我在学校度过的时间比较长,所以我想谈谈在学校的性骚扰,当然这些不是什么大事,你甚至会觉得这只是青春期的骚动。可这些话在我的脑海里转了那么多年,一直挥散不去,我没办法再习以为常下去了。还是小学的时候,那时候大概是我颜值的巅峰,在学校是村里的霸王花一样的人物。提颜值并不是说性骚扰与此有必然关系,只是在我好看且天真的时候我还愿意和男生亲密接触打闹玩乐,过了这个时期我就对男生敬而远之了。我们那时候的小学生,也已经知道什么是亲嘴什么是结婚了。整个小学期间我暗恋一个小男生,这事儿我倒是很坦诚,差不多全班同学都知道。于是有一天,我走在学校的楼梯口遇见一个同班男生,我忘了他是有打招呼还是怎么着,突然就开始调笑着说:“XXX和你尻逼尻得鸡巴都断了哈哈哈。”我不确定他想要我有什么样的反映,恼羞成怒?我只是瞪了他一会儿就上楼去了。事实上,关于这个男生,我是有其他美好记忆的。我记得他家是开药店的,我妈去他家打麻将的时候,他带我一一翻看中药柜里的那些药材,并试图拿僵蚕来逗我。所以,我知道年幼的他就是嘴脏,并不知道他讲得话是有多大的恶意。但现在我思考的问题是年幼如他是怎么知道可以拿糟糕的性幻想去嘲笑激怒女同学的?“性对于女人就是伤害”这样的观念是不是如此根深蒂固?还有一个男孩子,他说他喜欢我,所以他就在打闹中拿口水涂在我的脸上,又或者强行抱住我。“这样我们就能打赢了。”他在打闹中这样教其他的男生,我们也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依旧开心地打成一团。有一天我狠狠地咬了他一口,在胳膊上,被别的男同学知道了,他们窃笑:“咬在哪里?是嘴巴上吗?”我不知道这最后又变成了什么样的绯闻,如果他能好好和我说话或许我们会成为朋友。小学毕业后我离开了那里,再也没见过他们。

       到了初中,我因为来到城市以及青春期而局促不堪,和人交流都成问题。而同时期的同学们则相当活跃,尤其是男孩,对于性的好奇直接表现在脸上。他们会在课间互相说着黄色笑话;会对女生的胸部大肆点评,什么“奶牛”“飞机场”(我有问过我妈什么是飞机场,她好像没回答);会不顾同学的阻拦拿着她的粉色文具盒放在裆部说“龙抬头”。当然,还是那句话,这些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阴影,我们把这一切视为青春期的玩闹,视作理所应当。但多年以后,我还是清楚的记得这些,还清楚的记得有个男生说“女生看黄色图片那就是色情,男生看那是生理需求。”我不仅开始思考为什么,为什么同一时期男生们可以在课间趴在同伴身上学着他们在A片看到的耸动,而女孩子如我一边担心着脖子上的带子有没有系好,一边摸着裤子后面有没有漏?对于性的恐惧大概是潜移默化中形成的。

       高中时期,我的胆怯开始削弱,能够正常的与人交流了。同学们大部分也都是成熟的大孩子,那种公然的语言骚扰就少些,又或许是我已经习惯了。比较值得记录的是一次和同桌的谈话,骚扰倒没有,同桌是个温和的男生。当我谈到以后可能不会结婚时,他说,“不可能的。”我很吃惊,“为什么?”“因为女人到了30岁左右都会有需求的,不可能不想结婚。”“哈?”我完全不知道这这个理论是从哪里得来的。

      大学期间,没有什么可以谈的爱情,我专注于看各种影视书籍吃喝玩乐,对于性没有尝试却有了新的了解(同人文化你懂的)。遇见过露阴癖,也听说过操场上的疯老头。到目前为止,我的人生里没有出现过比生病住院还要大的性侵害,可为什么我会突然愤怒,突然要回顾我所经历的这些小事。因为我害怕。

       害怕什么,害怕性侵吗?不,我并不怕什么烂鸡巴强行插入阴道——但有人想这么干我一定会剪掉那个鬼玩意儿。我害怕的是社会潜移默化的改变。我渐渐开始明白,有时我所想的并不是我的真实想法,而是社会环境让我这样想的。“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变成的。”他们希望女人对于性是无知的,希望女人在表达意愿时是含蓄的,希望女人只通过男人才能得到快感,希望女人明白爱情要低到尘埃,希望女人都是一个类型。他们在各种电视剧、广告、网页上明示暗示这些信息,让我们真得以为性对于我们来说是可怕的、是原罪,这样一旦有人露出他的柱状海绵体,我们就要吓得东逃西窜。等我们真得忘记了放弃了我们的权利,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恐吓我们,把我们赶回原来一无所有的位置。

      听起来有些危言耸听?毕竟大街上的口哨、网页上的黄图都是可以忍受的小事情,可这一件件的小事情不断的暗示所有人“性,对于男人是征服,对于女人是痛苦。”如果这种观念无法改变,性侵事件会继续发生。女权之路,逆水行舟。我并不是想搞什么运动,我只是不想活在阴影之下,我要的是拿回原本就属于我的性与爱的权利。

这tag是不是可以打起来了_(´ཀ`」 ∠)__

讲讲道理哦,明明上一秒还打得狼飞狗跳,下一秒一说结婚,大家就都喜滋滋的筹备起来了,花车都备好了?!

这边巴德尔和卡妮拉还在情深深雨蒙蒙,那边的锤基已经完成了“爱我就请杀了我”的戏码Orz

混乱的现场,这婚还结不结得成呢?前男友阿灭突然出现,是要带走新娘,还是要点播一首“分手快乐”?

请锁定神域尼福尔海姆特别频道【不是

忠心耿耿的大波真是,天生丽质招人妒啊。。【x
对了,rc是无辜路人,争宠的是螺母

g1的大波也老是被小红在背后叨叨(但是醋王小红连女忍者的醋都吃哎)
脑补g1大波吐槽:“你给威震天擦炮管的时候,我可是冒着饿肚子的危险守卫着塞博坦。”
tfp的大波就很高冷,面对醋坛子大概只会说:“这,符合逻辑。”

威总:哎,霸天虎的后院今天也在起火【bgm:我,太帅了万人爱,太帅了很无奈,欠下的风流债,哈哈哈哈哈~

“怎么被绑的老是我?”

看到这个表情包
补番中的萌新产生了一点儿小小的想法

好喜欢小红的声音,特别是他说my lord, master, my liege的时候,相当抖m

原梗是《无敌破坏王2》里的公主集会
然后就有了这个粗糙的p图
微博上有锤公主的梗,基要说公主也算得上,但我觉得他更容易被分在后妈那一拨哎┐(´-`)┌

韩子荣的故事

这个小韩,是风评被害啊,静态不咋地,但是电影里的几个镜头竟然有点儿神似派派(真香.jpg)。still,印第安纳·琼斯的年轻版本是凤凰河哎。。

“我,洛基,就是跳下彩虹桥、和海拉拥吻,也绝对不会和我养父一条战线的!”
【奥丁被冻住,索尔被打晕,苏尔特尔就要取得永恒之火了】
“苏尔特尔,我这就来取你狗头!!!”
【其实打不过,最后还得父子三人齐上阵   ┐(´-`)┌

这本里的基基真得相当傲娇了,在别人面前都是“step-father”"step-brother",自己一个儿的时候倒是一口一个“my brother”,情急之下也会和索尔一起喊“father”

就让beta ray bill来当送武器的npc嘛

      古早漫里透明神,不是,光明神Balder还是很有存在感的,名副其实的光明且正直,提到他形容词不是brave就是noble。我补起漫来也没个顺序,这本大概是The Mighty Thor V1的合集?搞不懂,在亚马逊搜到一共4卷。漫画里会用meanwhile来切换故事视角,主视角当然是Thor,另一个基本上都是Balder。第一次啃生肉像我这种英语废还是有点懵,所以看完第一卷就想重头捋一捋Balder的故事线。(用英文的名称是因为我不知道应该翻成巴德尔还是巴尔德还是巴尔德尔)总之,英文很烂,就是自己简单做个记录——

    Balder一出场就很丧(时间线大概是已经经历过一次诸神黄昏了?):在他和Volstagg大吃大喝的时候,Sif因为Thor在中庭乐不思蜀来找人解闷,结果他讲了一通什么从前的Balder已经不在了,自从在Hela的地盘走了一遭就失去之前所珍视的东西,已经不配做神了。Sif只好离开,之后是马面雷神Beta Ray Bill的故事。哦,中间还发生了Loki变成Thor的样子故意在Sif面前和Lorelei接吻的事,加深了Thor和Sif的矛盾,自然两个人也被Sif痛殴。

    在整个神域都在观看Thor和马面的决斗的时候,置身事外的Balder和Volstagg在散步的途中被一个叫Agnar的拦住。这个自称来自华纳海姆的勇士向Balder提出挑战,Balder依旧拒绝了。Agnar不依不饶的挥剑,被Volstagg压在身下并被告知Balder是唯一死而复生的神,Agnar被迫听完了Balder如何被Loki陷害致死然后在Hela那里经历可怖的死后世界的故事。把Agnar交给Hogun处理后,Volstagg发现Balder不见了。原来Balder自己跑到荒野里游荡去了,黑夜降临他来到了Karnilla的地盘。Karnilla想得到Balder的灵魂,被识破后劝Balder说:“你不需要为每条生命负责”。Balder不为所动,Karnilla于是保证不再打扰他但会一直等着他。另外,Karnilla认为是Loki毁了她完美的Balder,希望Loki不要继续伤害他否则就要他双倍奉还。

    #344故事主角换成Balder。巨狼Geri带着Odin的口信来到Karnilla的宫殿寻找Balder,而Odin本人却因为这件只有Balder能完成的任务而烦恼着,他知道如果Balder遵照了命令将会做出不可原谅的事。Odin让Balder送信给Loki并说服他加入家人这边,Balder虽然万分不乐意还是上路了。骑上骏马sliverhoof,Balder一路过关斩将来到Loki的宫殿,却被一群小怪给绑住。再抬眼一看,Loki的座位旁站着Malekith,原来他们早就勾结。Malekith下令杀了Balder,Balder苦苦哀求Loki听他一言,然而Loki始终不管不顾甚至若无其事的带着Malekith离开了。Balder为了完成任务奋而拔剑,杀出重围逼走Malekith,把Odin的信件交给Loki。谁知Loki随手扔掉了信件,并说自己早就和Malekith结盟而且永远不会站在Odin他的养父这边。Balder彻底崩溃,挥剑斩断Loki的头。视线回到Karnilla这边,原来她一直关注着Balder的动向,这时魔法显示Balder骑着马从城堡里飞驰而下。从他的表情中,Karnilla知道不好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此时的Balder一心想着逃离这个地方然后自我了断,他不知道的是宫殿里断头的Loki拾起自己的头,一边重新接好一边嘲笑他不了解巫师。

    在距离阿斯加德还很远的荒漠,Balder放开sliverhoof让它独自回家,自己则站在岩石上大喊“我想再死一次!”而岩石后面有人正望着渐行渐远的Balder想“别担心我的剑会送你到Hela的怀抱的”。这是谁?【中间是Malekith盗冬棺被Thor爆锤的故事】行走在沙地的Balder正安静的等待死亡,突然一个女人喊着救命向他跑来,后面跟着巨大的虫子怪物。没有多想,Balder随手抓起地上的枯木就冲了上去。藏在岩石间的Agnar——没错,他执着的从神域追来了,正聚精会神的看着Balder的疯狂行动。而Balder正思考着如何把沙虫的注意力从那个女人身上吸引到自己这儿来。他英勇的冲上去成功刺痛了沙虫,却被甩了下来。隔岸观火的Agnar突然犹豫起来,他不希望Balder死于沙虫之口,但却畏惧于沙虫的巨大不敢现身帮忙。终于,他做了一个决定,把自己的剑扔给Balder。拿着这把突然出现的剑,Balder大喊“为了阿斯加德,为了奥丁!”冲上去给了沙虫致命的一击。“你救了我,你本来是想在这个死亡之地安静死去,然而你却冒着风险救了一个无辜的陌生人。这种勇敢的行为应该得到嘉奖。”听了这个神秘红衣女人的话,Balder警觉起来:“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想法?”女人说一切答案都会被解答,只要你跟我走一趟。说着就带着Balder消失了,荒野上只有Agnar的喊声在回荡。看着地上的剑,Agnar心里暗暗发誓要找到Balder,并永远追随他。

    红衣女人继续带Balder向前走着,并透露Balder如此年轻正直有一个伟大的时代仰仗着你(这段英文有点儿理解不过来)。正在Balder疑惑时,女人显露了原型——命运三女神之一的Wyrd。她向Balder介绍眼前这个绿色山谷是世界之树的所在地,她与另外两个年轻的姐妹从世纪之初就在等待与他在此时此地的谈话。他们一行人来到一个巨大的纺车前,Wyrd说这些就是生命的纺线,她们的任务就是评判这些线并剪断一些。女神依次向Balder展示了Odin以及Loki的生命线,他这才明白自己并没有杀死Loki。然后女神把他自己的生命线放在他的手上,说:“线是无坚不摧的,你能绞断它结束生命,但是不可以犹豫,否则就不会再有机会了。”接着,纺线突然动了起来缠绕着Balder,拽着他向一块五彩斑斓的织锦飞去,在那里他看见了各种人或神的生命轨迹。女神们消失了,Balder深陷织锦之中,纺线越收越紧,他每挣扎一下就会看见自己走马灯一样的记忆。(拍成电影的话就是特效在燃烧的那种)他发现他的纺线与其他人交织在了一起,抽调这一根就会影响到整个命运的走向,而Balder是不会允许自己这样做的。织锦渐渐散开了,Balder带着纺线向黑暗深处掉落,他终于重新抓住了最初的那根白色纺线。但此时他却想得是如何将散开的织锦重组,让所有人的命运回到原来的位置上。突然,Balder眼前一亮,手上的纺线变成了缰绳?!之前的织锦幻象全部消失,Balder正坐在自己的骏马sliverhoof上。难道这一切只是一场梦?不管怎样Balder决定听从Wyrd的教诲不再畏缩,直面生活与命运。这时他看见了等在一边的Agnar,并向他伸出了手:“勇士,要载一程回神域吗?”Agnar很是吃惊,一方面在他看来Balder只消失了一小会儿,另一方面他担心Balder认出他是之前挑衅的那个人。但是很快Agnar想起自己的誓言,他欣然跨上马。就这样Balder带着他的追随者策马向神域飞驰,第一卷完。


lorelei这个妆容很复古哎
如何委婉撩人的拒绝搭讪 "sorry lovers but i belong to another"

为什么要在季末播放回忆杀!!!

【在看到手下偷袭silver时船长那个惊慌失措的表情简直,,要了我的亲命了_(:з」∠)_

1 / 10